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 首页
  • 励志人生
  • 心情说说
  • 爱情物语
  • 人生哲理
  • 经典语录
  • 爱情美文
  •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天然植物抗衰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19-12-14 00:41:00浏览216次

    “她回来了,”曹操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司马懿立时顿住,仍然躬身而立,曹操沉默片刻,“我估算着时日,她应该来了,走吧!仲达,陪我出城,去唤曹植,与我们一同前往。”

    骑马随在车驾旁,司马懿一直在猜测曹操口中的他(她)是何等人物?听丞相的语气,无悲无喜,自曹冲离世之后,已是难能可贵,来人一定非常重要,只可惜曹冲师承自己的时日过短,许多应该知晓的人,自己还未尽数结识。

    缓步走上岗,众人一见眼前的景致,便惊得呆住了,一个白衣的女子站在曹冲的坟前正举袖而舞,虽是背对众人,但众人看她罗衣在夜风中飘舞,长袖如同惊鸿一般上下翻飞,纤细的腰肢款款摆动,清淡的月光落在她身上,也变得柔媚而又多情。

    走到近前才发现对方如此憔悴,曹操眨着眼睛,强行将眼泪逼回眼眶,可是不知怎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默默的注视着她,自赤壁一别,已经半年,当日她的笑容似乎还在脑中闪现,可是此刻平静得如同冰封的容颜,一如继往的美艳,可是再不见熟悉的笑容,只有平静,一览无遗的平静,平静得连悲哀都凝固了。

    看她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想笑,眼泪却决堤而出,默默的相对流泪,曹操心中突然想起曹冲临终前,他从昏睡中清醒,见到自己只说了一句话,他要自己放过步儿,那哀求的眼神仿佛预想到自己要杀死步儿为他陪葬一般,忍不住应了,此刻与步儿相对而立,心中的杀机时隐时现,这孩子如此聪明,想必已经猜到自己会对她不利,可是她抛弃了性命也要到许昌送别曹冲,怎样也硬不下心来。

    犹豫了许久,步儿终是抬起手,宽大的衣袖向后滑落,露出她纤细的手腕,虽然戴了麝香珠串,但仍然看到她手腕上触目的红,她自建业来到许昌途中至少需要三月的光景,伤痕仍然如此醒目,想必当日伤势极为严重,这天下间,只有她自己忍心吧!

    “我来送冲弟一程,”步儿的声音随着夜风断断续续,美得如同空谷莺鸣,司马懿心中感慨,只听步儿缓声道:“是我求许褚不要去回丞相,我想独自陪冲弟一些时日。”

    躬身领命,注视着曹操护着马车,踏着夜色前往铜雀台,直到他们走得看不见踪影,司马懿才直起身,沉默的拔转马头,提缰走向城门,侯在城门外的司马昭打门赶了过来,“父亲,傍晚就接到您的信函,怎么此时才归来?”

    “父亲,”司马昭在马上转过身,面皮涨红,兴奋得似乎连眉毛都在燃烧,“儿子接到细作的禀报,张飞、关羽与诸葛亮起了龌龊,似乎是为了鲁肃的女儿,而鲁肃的女儿闺名便是小步。”

    匆匆拔转马头,司马昭冲出半尺才勉强拉住马头,“父亲,您是要去……。”

    “去荀大人府上,”司马懿眯着眼睛,“昭儿,你得记住,为父今日是傍晚到的家。”

    站在铜雀台下,眼前灯光辉煌,想到为自己创造这片灿烂的人已经离开,再看不到他的笑脸、再摸不到他温暖的手、再听不到他的声音,心中的悲凉更甚于流泪,缓缓的仰起首,眼泪如泉水般奔涌,原来回来了,才发现许昌也没有家,那是因为能够给自己家的人,已经不在了。(!)

    第一章第二节故人把酒话桑麻(二)

    阵阵的欢呼声如同雷鸣一般由下至上传来,步儿站在窗前,冷冷的注视着台下欢乐的人群,铜雀台前摆放着无数的条案,虽然放眼望去,黑鸦鸦的一片人头,但仍然可看到三成的条案后无人。

    细细看来,缺席的文臣远远多于武将,那些不明政事的武将兴高采烈的围站在较武场旁,那欢呼之声,来是源自于他们,而台上的文臣们却安静得多,他们似乎领了曹操之命,正奋笔疾书,想是正书写歌功颂德的华文。

    一眼便看见坐在众文臣之前的曹丕和曹植,今日曹丕和曹植均穿了紫红色的外袍,头戴金冠,但仅从坐姿便看出左首谨小慎微的人是曹丕,右侧放浪形骸的是曹植。

    轻轻的握了握拳头,又缓缓放开,此时已有文臣将书写好的竹简送到曹操案几上,随后走到台前,观赏四周的景致,站了许久,步儿微觉疲惫,便转身走回屋内,刚刚坐下,已有女兵捧着两册竹简飞步跑进屋中,“鲁姑娘,丞相请姑娘查阅这两篇赋,并尽快批阅。”

    伸手拈起放在最上首的竹简,缓缓在案几之上铺开,娟秀的小字,温婉秀丽,这篇赋真真称得上是字字珠矶,粗粗一读,只觉满目锦绣,满口余香——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

    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分享到:

    最新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