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 首页
  • 励志人生
  • 心情说说
  • 爱情物语
  • 人生哲理
  • 经典语录
  • 爱情美文
  •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德国抗衰老红椎菌价格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19-12-09 07:54:00浏览216次

    的确,那就是牺牲品。

    首先,被那种怪物追杀活下来的几率很低,再者,就算你跑得比那怪物快,你跑进迷宫也会再次迷路,而拿回重武器的人回来之后,不仅找不到你,也找不到那条蛇,而其他人也不会因为你而再进迷宫。

    众人沉默着,终于,刑术开口道:“我来。”

    其他人都看着他,马菲立即道:“我和你一起!”

    刑术道:“你不用,人太多,相反不好,两个人就够了。”

    阮仁雄沉默了半天道:“六个人,两个人引开蛇,剩下四个人进隧道,找武器,同时,我们还得预防着关满山会伏击我们,好吧,如果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出发。”

    所有人都熄灭了手电,将夜视仪留给了刑术和马菲两人,阮仁雄也挑选了一些他们能用得上的东西塞进他们两人的背包中,然后道:“我建议你们绕着这附近跑,方便再回来。”

    阮仁雄说完,连九棋问扎拉卡:“你们先前从武器库拿了武器,再到下方的隧道,走到窟窿口,一共花了多少时间?”

    扎拉卡道:“稍等,我折算一下,因为我们做了其他的事情,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我算一算……”

    连九棋皱眉:“不仅仅是跑,你必须引着那条蛇,基本上,你和马菲得在二十五分钟内维持着跑步的状态。”

    “没问题的。”刑术看着马菲,马菲也肯定地点点头。

    “听着,到了窟窿的位置,你站得离我稍远一些,那条蛇肯定会第一时间冒出来咬我,只要那蛇出现,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得跑,明白了吗?”刑术低声对马菲说道。

    马菲在身后应声:“明白。”

    刑术虽然看不到,但那蛇身躯发出的动静让他知道危险来临,他立即将手拽回来,不过闪光弹也因此落地,在蛇头撞向窟窿口的瞬间,闪光弹爆开。

    马菲和刑术早有准备,都闭上了眼睛,那条蛇则被强光闪得悲鸣一声,但也是立即从隧道中撞了出来,身躯在迷宫走廊之中左右摆动着,试图用身体来压死刑术和马菲。

    “跑!跑!”刑术推了一把马菲,马菲抬脚就跑,而刑术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到蛇的身躯朝着自己的位置压了下来。

    刑术朝着右侧一扑,翻滚之后,左右躲避着,跳向蛇身的右侧,保持了距离之后,持枪瞄准其中一个蛇头,连开两枪后,快速后退着:“睁开眼看看,我在这里,来呀!来追我呀!”

    奔跑中的马菲听到刑术的声音离自己很远,这才刹住脚步转身,转身那一刻,才发现,刑术与自己所跑的完全是反方向,马菲立即明白这是刑术早就打算好的,他不愿意带着马菲一起冒险。

    马菲站在那,无比焦急,但也打定主意,绝对不会跟着其他人一起进隧道。

    连九棋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虽然他很想留下来,但他不能那样做,因为他信不过阮仁雄、李宇成和扎拉卡三人,如果那三个人都跑了,不管他们了怎么办?

    那条双头蛇这次是被彻底激怒了,加上这么多年没有吃到过真正美味可口的肉,它疯了一半用最快的速度追击着前方的刑术。

    关满山看不到,他不知道地牢中什么情况,先前的战斗,加上那次爆炸,以及双头蛇四下乱撞的身躯,已经破坏了他在地牢中安装的那些个为数不多的摄像头。

    “你们为什么会跑回来呢?为什么?”关满山摸着下巴道,随后拿起对讲机对安德烈道,“安德烈,醒醒,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那些枪,制住等会儿会上来的那四个人,然后我来问话,你明白了吗?”

    十一分钟后,阮仁雄和连九棋两人坐着那部狭窄的电梯回到要塞上方来的时候,一打开就看到站在外面持枪对着他们的安德烈。

    安德烈刚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阮仁雄突然间举枪,直接将安德烈爆头。

    坐在屋内的关满山咽了口唾沫,看向放在旁边的那个控制器,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找到了没有?”李宇成冲进武器库之后,看着正在四下翻找重武器的阮仁雄和连九棋,两人都摇头,表示没有找到。

    李宇成在那骂了一阵,也顾不得去追扎拉卡,也开始四下翻找起来。

    阮仁雄摇头:“最好是一口气就能解决那东西的武器!”

    地牢中,奔跑中的刑术已经有些累了,不过他依然在挺着,跑一阵故意停下来,看着同样追他追得很吃力的双头蛇。

    刑术道:“你是不是有病!?你跟着我来干什么!?”

    刑术虽然生气,但也很感动,一把将马菲身上的背包抢过来,挂在自己身前:“背太重,你跑不远的,你记住了,要是我跑不动了,你千万不要停下来,记住跑,明白吗?”

    马菲道:“不明白!有什么话等活着离开这再说!走!”

    刑术问:“多长时间了!?”

    刑术无奈,只得跟着马菲,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

    隧道内,没有找到火箭筒的阮仁雄、李宇成和连九棋三人,已经带着他们带找到的替代品往隧道窟窿口的位置跑去。

    关满山坐在屋内,看着监控画面上分别拿着两支美制m1半自动步枪和枪榴弹,以及一支大口径栓动步枪的三人,终于算明白他们要去做什么了。

    老头儿看着扎拉卡,冷冷问:“孩子,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不要漏掉任何细节,因为我们有的是时间!”

    跑到隧道窟窿口的连九棋三人,四下探头看着,阮仁雄四下观察着,然后指着隧道内,那辆老式坦克车的位置:“我们撤到那边去,留下一个人在这里,为了安全起见,留下的人招呼刑术和马菲往里边跑,在坦克后面的人,先用狙击步枪暂时阻挡一下那条蛇,等刑术他们与蛇保持了一定距离后,我们再用枪榴弹打那个狗日的!”

    阮仁雄和李宇成立即退回到坦克的位置,李宇成将狙击步枪架起,检查一番,上好子弹之后,开始帮助阮仁雄将枪榴弹发射套管装上。

    连九棋站在那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终于听到了那双头蛇撞击的声音,还有刑术和马菲的脚步声,立即站在迷宫走廊中央等待着。

    刑术冲到连九棋跟前的时候,将身前的背包扔给连九棋,牵着马菲的手就扑进窟窿之中。两人刚扑进去,双头蛇也蠕动着身躯冲了过来,因为刹不住的关系,连九棋险些被它那巨大的身躯撞翻。

    坦克上的李宇成,在双头蛇的身影出现在窟窿口的瞬间,就扣下了扳机,击中了双头蛇其中一个脑袋的下颚处,导致双头蛇发出一声悲鸣,直接撞了进来。

    “快快快!”阮仁雄朝着他们呼喊的同时,已经举起了手中的m1步枪,瞄准了那双头蛇的脑袋,等连九棋、刑术和马菲冲过来,滑倒在坦克后方的时候,阮仁雄便扣下扳机,用空包弹发射出了一枚枪榴弹。

    阮仁雄看着手中的m1步枪:“哑弹。”

    “撤!”连九棋提着枪榴弹弹药箱,朝着后面跑去,刑术和马菲手持武器,朝着冲来的双头蛇射击,阮仁雄则边跑边重新装上枪榴弹。

    阮仁雄转身看着后方那部小电梯:“差不多了,咱们现在可以逃了,不过电梯只能乘坐两个人,必须留下两个在这里牵制着它,万一我们乘坐电梯的时候,这玩意儿冲上来,那就麻烦了。”

    刑术扔掉背包,取下那柄清刀:“你们走吧,我留下来。”

    李宇成往旁边一靠,拔出匕首来:“我也不走!”

    连九棋盯着远处那条正在喘气的双头蛇:“看样子,大家都不准备走,那就商量一个可以干掉这玩意儿的办法吧。”

    分享到:

    最新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