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 首页
  • 励志人生
  • 心情说说
  • 爱情物语
  • 人生哲理
  • 经典语录
  • 爱情美文
  •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老年人要进补吗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19-12-09 07:54:00浏览216次

    刑术点头:“没其他的事了?”

    傅茗伟看向马菲:“马菲,国际刑警方面传来了消息,关于你身份的问题,他们正在想办法尽快核实,国际刑警副主席霍德华伯恩斯先生正在亲自负责你的事情,另外,国际刑警发来了关于协助调查库斯科*相关案件的请求,上头已经批准了,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们需要一个中间人,联络员,虽然你的身份没有彻底核实,但基本上已经认同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所以,国际刑警方面推荐了你当这个联络员。”

    傅茗伟摇头:“你无法拒绝,因为事态已经很严重了,国际刑警各部得到了库斯科*重要组织*遇害的消息,就是在你们前往忽汗城那段时间发生的,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德国、英国、美国、法国等等地区,几乎遍布全世界的库斯科*各分*和他们有直接业务来往的一些人,不是失踪,就是出了意外,要不就是直接在街头被枪杀,国际刑警方面已经启动了一级预警,认为这是有预谋的连环灭口案件,到我来之前,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48人。”

    刑术沉默了许久,刚要说什么的时候,马菲抢先道:“有个人,你们帮着查一下,这个叫墨暮桥。”

    傅茗伟立即摇头:“我们已经查过了,什么也查不到,从表面上来看,他是美籍华人二代,二十一岁的时候回到了中国,在此之前,他继承了祖父在澳大利亚的一大笔财产,他将这笔财产放在某信托基金之中打理,所以不需要工作,一直过着很悠闲的生活,在中国各地旅游,同时,也与你师父郑苍穹的关系非常好,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他甚至与你师父称兄道弟。”

    马菲又问:“那美国方面的消息呢?”

    傅茗伟皱眉,显得很为难:“你知道,我们是警察,不是情报机构,这些事情只能委托国际刑警方面去调查,国际刑警方面要作出调查,也必须要立案走程序,但库斯科**大批死亡之后,他们也着急了,开始绕开程序,开始对墨暮桥在美国方面的过去进行详细调查,发现他的确曾经在美国读过书,但是读书的人的确是叫墨暮桥,在他们学校网站中也能查询到,档案中也能查到,不过国际刑警的探员发现一个宁人惊讶的事实,在那一界毕业相册中那个叫墨暮桥的人,与现在这个墨暮桥不是一个人,而且真正的墨暮桥已经溺水身亡很多年了。”

    “不,没有,他们从真正的墨暮桥身上入手,去询问了真墨暮桥在美国的家人,从他们的回忆中,得知了一个叫希斯克劳的人,也是华人,与真墨暮桥是同学,也是好朋友,虽然在那所学校中有很多华人,但是唯独他们两人的关系特别好,还发现,这个叫克劳的人身材身高等等都与墨暮桥很相似,是从澳大利亚来美国读书的华裔。”傅茗伟说着,干脆拿出了自己的,翻看着上面的调查资料。

    名叫希斯克劳的男子在资料上显示的是被一对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夫妇所收养,两人都是澳洲本地人,男人是做艺术品生意的,常年来往于新西兰,美国和澳大利亚三个地方,其母亲是澳洲某著名会计师事务所的高级注册会计师,并且还是澳大利亚cpa协会的重要成员,记录无比的清白。

    也就是因为过于清白,这才引起了国际刑警的注意,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了希斯克劳的身上开始深入调查,没想到却意外发现,这对夫妇已经在一年前因为车祸死亡,死因是醉酒驾驶。

    但是希斯克劳的父亲却有着严重的酒精过敏,其母亲曾经酗酒,但后来戒酒,也属于滴酒不沾。

    傅茗伟看着道:“这里线索虽然断掉了,不过却让他们认为自己找准了方向,然后他们调离了希斯克劳的一切资料,包括出入境的,发现他出入境记录只存在去美国的,但是从他16岁开始,就频繁出去旅游,一去至少一个星期或者半个月,虽然地点都在澳大利亚本地,不过详细调查后发现,这些履行记录都全部是伪造的,所以,他们认为,希斯克劳又可能冒用他人身份,亦或者使用假护照,前往过其他的*和地区。”

    刑术点头:“说结果吧?最终查到了什么。”

    “最终没有任何办法的前提下,只能向美国联邦调查局要求帮助,调查局使用国际刑警在澳洲找到的照片,进行内部档案扫描,发现希斯克劳曾经出现在美国的三个至今未破的凶杀案现场附近,都是监控头拍摄到的。”傅茗伟说着举起一张照片来。

    “没错,联邦调查局和国际刑警方面的联合调查小组也是这么认为的,然后专门成立了小组调查这个人,最终查到这个叫希斯克劳的华人,是在2岁的时候,被那对夫妻在中国收养的,然后带到了澳洲,从小就生活在澳洲的新威尔士州,那里是个矿区,那里大部分都是沙漠,环境很恶劣。”傅茗伟边说边抬手看表,“还有点时间,我抓紧说完,调查小组赶往那个地方后,发现克劳曾经居住过的房子什么的,早就被焚毁了,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就连当地人,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也不知道他的父母。”

    马菲摇头:“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傅茗伟再次抬手看表:“不,他们最后查到了他的养父母,与库斯科*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综合墨暮桥在入境时候提供的资料,我们认为他就是那个希斯克劳,而且从他不可调查的经历,以及相关的凶杀案来看,他应该接受过高强度的训练,是个极端危险人物。”

    傅茗伟掏出一个小型平板电脑:“关于墨暮桥的调查,这里有一份比较详细的档案,我已经放在里边了,需要密码和你的指纹解锁才能打开,你上飞机之后慢慢看吧。”

    刑术拿过平板,轻声道:“谢谢。”

    傅茗伟说完径直离开了咖啡厅,然后与陈方、董国衔前往了机场的监控室。

    刑术和马菲走出咖啡厅之后,就看到连九棋站在那等着他们,虽然连九棋洗过脸,但他们两人还是很容易就发现这个坚强的男人刚才哭过。

    刑术笑了:“走吧。”

    董国衔抱着胳膊站在一侧,问:“头儿,不需要我跟着他们吗?”

    “既然说了要信任他们,那就要信任到底。”傅茗伟摇头,“有些事情,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但实际上,占主动权的还是我们,任何时候,都别忘了,我们是警察。”

    傅茗伟看着陈方:“我不知道,只是推测,我只是站在钱修业的角度去想了下,如果我是他,如今对自己最有威胁的人,就是钱修业和陈泰东。”

    “也许会,也许不会。”傅茗伟坐下来,思考着,“主要是,我现在还搞不明白钱修业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刑术也没有明说,反正,无论如何,都要将掌戎逐货师这个组织连根拔起。”

    前往义乌机场,需要在北京转机,这个时间段,刑术已经将关于国际刑警搜集到的那个名为希斯克劳的资料通读了一遍,不过他最感兴趣的还是调查局负责的那三件灭门惨案。

    刑术相信,如果希斯克劳真的就是墨暮桥,那么他在作案的手法上,肯定会留下线索,哪怕一点点线索能与现在的墨暮桥联系起来,就能彻底肯定这两个人是一个人。

    马菲看着平板上那些现场拍摄的照片:“被利器杀死的人,伤口只有一处,杀手很懂人体构成,在下手前就考虑好了用什么凶器,就连在什么位置下手,全都计算得很仔细,所以现场没有挣扎和打斗的痕迹,五个人也死在自己的各自的区域中……”

    凶杀案发生在午饭之后,午休时间,年长的爷爷在客厅中看电视时被杀,被水果刀从身后刺入心脏部位;母亲被杀死在厨房,被菜刀劈中后脑;父亲在储藏间中维修机器,被螺丝刀刺中颈动脉;长女正在洗手间内,被毛巾勒死;幼子在午睡,被枕头闷死。

    从现场情况可以推测,杀手长期观察过这家人,亦或者有人提供给了这家人的生活习惯,所以他选择在午饭后动手,挨个刺杀,没有留下痕迹,甚至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动。

    连九棋分析道:“他的主要目标应该是杀死母亲,因为相对来说,其他人被杀的方式比较痛快,唯独母亲是用刀劈,所以,母亲应该是库斯科*要下手除掉的主要人物。”

    “我知道的不多,库斯科*的人,都是各司其职,谁也不能插手其他的事情,一旦发现,不管是谁,格杀勿论。”连九棋皱眉道,“我能负责是勘察和搜寻,但我知道,有一个负责清理的小组,小组的负责人叫马库斯,但是,极少有人知道这个小组成员都有谁,马库斯又长什么模样。”

    刑术看着远处过往的旅客:“第二件案子,是在新泽西州,海边的一座小镇,被害者是一家三口,儿子12岁,首先在学校中毒身亡,父母得知消息赶往学校的路上,出了车祸,后被证实汽车被动了手脚,不过尸检之后,从父母心脏中发现了一种低浓度的神经毒素,换句话说,汽车出问题的同时,这对夫妻也因为心脏麻痹而死,比起第一个案子来说,没那么血腥。”

    “不。”刑术呆呆地摇头,“从这件案子可以看出来,这个杀手心软了。”

    “心软?”马菲一愣,“杀了全家还心软。”

    “等等”马菲抬起头来,看着两人,“你们不觉得,这个人在现场附近被拍到,也是故意的吗?”

    连九棋沉默着,马菲却问:“刑术,那从三件案子当中,你能将他和墨暮桥联系在一起吗?依我看,没有丝毫联系呀。”

    连九棋想了一会儿,才道:“你是想告诉我们,师父没信错他?”

    站在钱修业身边的凡孟,仔仔细细观察着墨暮桥,从他头顶一直到脚尖,每一个细节凡孟都没有放过,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人怎么可能是钱修业所说的那种人?

    墨暮桥淡淡道:“师父的误会,也是师父的教导。”

    钱修业只是笑了下:“你去休息吧,你太累了,你需要休息。”

    “墨暮桥就像是一个装着秘密的玻璃容器,只要容器不碎,秘密就永远在他体内,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等这个从寒冷之地回来的玻璃瓶适应了正常的温度之后,再慢慢倒出我们想要的秘密,紧接着……”钱修业说到这,拿起旁边的开水壶,将一杯滚烫的开水倒进旁边装有冰块的玻璃杯中,玻璃杯瞬间炸开,碎了满地。

    凡孟明白了:“懂了,现在要捧着他。”

    “对,从辈分上来算,他怎么说,都是你的师兄。”钱修业又打开箱子,拿出那个千年乌香碗,“所以呀,必须要尊重他,捧着他,再者,你千万不要对他懂什么歪脑筋,凡孟,你别生气,不管是斗智还是斗武,你都不是墨暮桥的对手,你要对付他,下场会很惨的,因为他是我精心调教饲养出来的怪物,全世界就这么一个,既珍贵,又可怕!”

    房间内的墨暮桥,正听着歌私下晃荡着,同时搜查着这间屋子中是否有窃听监视装置,等确定没有这些东西后,墨暮桥自己从包中拿出了自己的相机、摄影机、望远镜等物品,挨个拆下来,从其中将一部分“多余”的配件取出,在那拼凑出了一个他故意拆开分开放的监视装置。

    他永远都记得那个傍晚,他被老师拖行在沙漠中,绑在一颗仙人掌上拷问的情景,在那之前,他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只喝过少量可以维持生命的水。

    “我叫托马斯亨特,我是亨特家的小儿子,我在一家私立学校上学,我的老师叫约翰逊……”墨暮桥吃力地编造着谎言,这是他必须学会的,哪怕是在濒死边缘,被人拷问时,也不能说实话,必须要在心中说完那个早就编造好,也许会天衣无缝的谎言。

    老师上前,抓住墨暮桥的下巴:“你撒谎,亨特家根本就没有小儿子!”

    分享到:

    最新标签

    NEWSTAGS